<progress id="pdf1h"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pdf1h"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pdf1h"></address>
<progress id="pdf1h"></progress>
<listing id="pdf1h"><var id="pdf1h"><del id="pdf1h"></del></var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pdf1h"></listing>
<progress id="pdf1h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pdf1h"><thead id="pdf1h"><ins id="pdf1h"></ins></thead></progress>
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準許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10120170019
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
 
影音先锋影av色资源网_一本道中文字幕av无码_av影音先锋资源站
 
楊紅敏:以水為媒撬動鄉村振興
 
分享到:
2019-02-19

  我出生于1975年,是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成長起來的一代。畢業后,我一直從事水利工作,見證了近些年水利改革帶來的巨大變化,過去許多不敢想的夢想如今變為現實。

  我的家鄉地處陜西關中旱塬地帶。孩童時期,每個村建有澇池,每家院落有水窖。澇池和水窖的存在,維系著全村人的“生命水”。每逢雨天,家家戶戶定會搶在大雨來臨前,將院落清掃干凈,等各家水窖咕咚咕咚接滿水,余水順巷道匯成小河流入村頭澇池。澇池占地600多平方米,深10米左右,呈圓錐形,邊圍起土墻,水溢滿時,多余水通過排水渠引流到村外的深溝,入口柵欄門被鎖上,防止小孩玩水發生溺水事故。明朝村子初建時,就修建了澇池,幾百年來,澇池充分發揮其排澇蓄水、供人飲水的重要作用。

  我是喝著窖水長大的,那時常常會看到細細長長的紅蟲子在水窖里蠕動,爺爺便會往水里撒些醫用漂白粉消毒。一到冬天,水窖蓄水少了,爺爺只得每天清晨從澇池挑水倒進窖里,村里每家洗臉也都共用一盆水,村民眼巴巴看著地里的莊稼,渴望老天爺能多降雨潤澤。可以說,缺水問題一直制約著村里經濟發展,影響著村民的生活。

  1997年,我畢業后到韓城市薛峰水庫工作,從此與水結緣。薛峰水庫是20世紀70年代初韓城市政府發動全縣人民靠人拉肩扛的“人海大戰”修建起來的,運行20多年后,渠底混凝土斑駁脫離,部分渠段塌陷,灌溉輸水滲漏浪費嚴重。1997年遇干旱年份,10月份庫水降至死水位,冬灌和來年春灌都未能順利進行。

  隨著改革步伐加快,2002—2004年,韓城市水務局對薛峰水庫大壩實施除險加固;2008—2010年,先后對3座小型水庫實施除險加固,摘掉“病險帽子”,工程規模和技術指標得以提高,防洪蓄水能力大大提高;2010年又對水庫進行圍網保護;2012—2013年建成7.8公里輸水管道,改變過去靠部分河道輸水的狀況。

  2015年迎來了韓城水利建設事業的蓬勃發展期。新成立的韓城水務有限公司先后開工建設了10多項水利工程,城市供水渠道全部改造加固,實現了全封閉式輸送模式,市民飲用水水質、水量得到保障。目前,小迷川水庫建成即將投入運行,侯家峪水庫建設如火如荼,灌區節水改造、供水廠和供水主干網提升改造等多項工程已竣工投入運行,韓城水利基礎設施得以大大改善。

  如今,家鄉的道路全部硬化,自來水進入家家戶戶,田間灌溉渠道縱橫交錯,莊稼地收成有了保障,澇池失去了飲用水的作用,父母過上了足不出戶就能洗澡的幸福生活。這是水利改革發展給百姓帶來的實在紅利,作為一名水利人,我自豪,我驕傲。

  來源:中國水利報 2019年2月19日

楊紅敏
責任編輯:段玲玲
相關新聞
 
趙武京:深耕十余載 拳拳治淮情
鈕清海:清澈的水源 穩穩的幸福
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     

主辦:中國水利報社 設計制作/維護管理: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 編輯部電話:010-63205285,18511059159 業務聯系:010-63205284